Two Days In Dubai

22 Jun 2014

2014年的長假我們選擇回故鄉過。

搭阿聯酋A380,從阿姆斯特丹經杜拜轉台北,並在杜拜停留兩天。這兩天就成了與阿拉伯國家 的第一次接觸。

A380的經濟艙空間的確比一般客機稍大,所以在飛行中的確稍舒適些。我們碰到機組人員的服務 和其他航空公司比較起來似乎更『隨興』了些,給人一種不夠專業的印象。但基本上空服員的態度 是友善的,人數上似乎也較其他機型多出許多;如果碰到乘客人數較少的班次,就可以明顯得 感受到空服員的工作氣氛比起其他航空公司要愉快。機組人員的國籍相當多元和國際化,機上 餐點吃得算適合我們口味,娛樂系統比起國泰還要再豐富些。

班機抵達杜拜是當地時間凌晨。空蕩蕩的機場大廳顯得格外奢華:室內建了許多噴泉瀑布等造景。 沒過多久開始通關,碰到的是穿著阿拉伯傳統服飾的海關。通關一切順利,領了行李後搭計程車 前往下榻旅館。

計程車司機是位非洲的回教徒女士(黑人著回教服飾,因此我推斷應是北非的工作移民),在看過我們 下榻旅館的地址後,二話不說油門催下去,沒多久就上了高速公路。這位司機女士的開車方式讓我着實 讓我捏把冷汗,因為她個頭小小,但切換車道力道兇猛,次數頻繁,速度忽快忽慢。無論如何,大約半小 時後,總算是安全抵達目的地旅館入住。值得一提的是,這次搭的是『公家』的計程車,計費是按跳表 的,表上顯示多少錢就是多少錢,費率基本上不算太貴。但在杜拜還有所謂『私人』營業的計程車, 那就不是照表算錢,是隨司機喊價,通常費率大約是跳表計程車的兩倍。

下榻旅館是棟三星級Apartment Hotel,房內附有廚房,空間算大,但應該並不夠格為三星。旅館的 大部分工作人員都是印度人,和少數非洲人。剛抵達的當天凌晨,luggage boy看了我們的護照還問 我們是不是從中國來的,在和他解釋之後,就知道他顯然不知道台灣跟中國的分別。

經歷了大約七小時的飛行,入住旅館後匆匆睡去,準備隔天好好得來探索杜拜。

翌日早晨,我們用了旅館提供的早餐,早餐內容是印式的Buffet,大多數菜餚都是屬於素菜混合多種 辛香料燉煮而成,再配上主食Pita餅;唯二葷菜只有蛋和sausage。早餐前我還期待該不會有機會 品嚐阿拉伯式餐點,畢竟這裡是杜拜;所以看到印度式的Buffet時稍許驚訝,但隨即想通,畢竟我 已經發現這間旅館大多數員工都是印度人。我個人還滿喜歡這兩天的印度式早餐。

這兩天唯一『固定』的行程就是第一天下午一點在帆船飯店享用下午茶。由於第一天享用完印式早餐後 ,大約已經十一點多,於是我們決定直接前往帆船飯店。當踏出旅館第一步準備步行前往最近的捷運站 搭捷運,瞬間熱浪迎面襲來,我這才了解攝氏38-40度的意義是什麼。當下立即改變主意搭計程車前往。

一路上只見高樓林立,鮮少綠地及樹蔭,而且多數高樓只有現代化沒有美感。由於整座城市是從沙漠 而起,加上仍然有許多建築工程仍在進行中,所以空氣中許多懸浮沙塵壟罩整座城市,即使當天豔陽高 照,天空卻不湛藍反而帶有些許灰濛。

杜拜腹地相當廣大,從旅館到帆船飯店大約要車程三十分鐘。帆船飯店(Burj Al Arab) 號稱七星級旅館,外觀尚稱有特色,但也不至於到『嘆為觀止』;讓我們好奇想要一窺究竟的是內裝。 以前是付『門票』就能進去參觀,現在則是必須要在裡面用餐才能入內,所以我們只好預訂已經是 『最便宜』下午茶,只為了要一睹飯店內豪華的裝設。

飯店內部的硬體設備當然是極盡奢華,而這是有意思的映象: 幾個簡單的幾何圖形以對稱的方式排列並重複,產生了『數大便是美』效果。大致參觀完飯店內部裝設 後,我們便入座開始享用下午茶。下午茶的內容基本上是英式下午茶(有dress code),食物尚稱精緻, 但價格不斐;一個人大約要100歐元左右的開銷,且服務內容和和料理品質卻不如在台灣品質好的餐廳, 例如鼎泰豐。簡而言之,該下午茶性價比過低。

用餐完畢後,搭計程車回到旅館換了輕便衣服搭紅線捷運前往Dubai Mall

The Dubai Mall據說是全世界最大的mall。裡面各種品牌商店應有盡有,大多數是歐洲品牌和少數 亞洲品牌。除了商店外,還有許多室內娛樂設施,像是水族館、溜冰場、Emirates A380體驗等。當然各式 餐廳也包含在內,給顧客各種多樣的選擇。Mall裡面人潮絡繹不絕,而且不時會碰到所謂的『大公國國民』 (Emiratis)。大公國國民其實就是真正的阿拉伯人,之所以能清楚分辨他們的原因是: 他們一般來說都會 穿阿拉伯傳統服飾,也就是男生穿白色連身長袍,頭上用黑色繩子固定白色頭巾;女生則是連身全黑長袍 ,包括全黑頭巾和全黑面罩。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看到一位阿拉伯女士,全身都是黑的,包括面罩,還帶 太陽眼鏡,真的是『一片漆黑』。

在mall內的商品價格並沒有比較便宜,我和Flora對買東西並沒有太大興趣;隨便逛逛後就找了家泰式餐廳 吃晚餐準備觀賞稍晚在mall旁的水舞表演。餐廳食物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不算便宜(兩碗麵加上飲料約 124 Dirham),料理內容品質大約相等於台灣大賣場美食區內『稍微』高級的攤位而已。值得一提的是,在 杜拜幾乎所有的廁所的馬桶旁都附有蓮蓬頭讓使用者洗屁股用,據我所知這點和南亞有些國家是類似的,例如 泰國。從這角度來看,阿拉伯人的生活習慣或許和南亞人相當接近(抑或是當地南亞居民太多的原因?)。

Dubai Mall的水舞規模算是大的,而水舞的背景就是世界最高的卡里發塔(Burj Khalifa)。水舞分成好幾段落, 每一段落都有配樂,其中一段音樂居然是張學友的歌(忘記那一首了)。水舞大約十分鐘結束,每半小時有一場。我們 看完水舞後就打道回府,隔天繼續剩下的行程。

第二天早上我們先前往杜拜的舊城區(Bastakia Quarter)。 Bastakia是杜拜城的發源地,原始的舊城牆還保留在這一區內。這區的建築是傳統回教 建築,也是除了杜拜的清真寺外,唯一讓我有感到來到回教國家的區域。不過這區相當小,回教建築的規模和可看性遠小於 西班牙Granada的Alhambra。儘管如此,這區至少是讓我覺得美的。

徒步走完Bastakia區後,我們繼續往附近的水上巴士碼頭前進,想要搭船到Dubai Creek的對岸, 參觀有名的香料市集。還沒到達碼頭前,路上經過了布料市集,各攤位店家使勁渾身解數帶有侵略性的拉客方式讓Flora感到 相當反感,讓我們合理懷疑香料市集大約也是類似這樣的狀況,於是我們臨時決定取消原訂計畫,回Dubai Mall吹冷氣去。

在Dubai Mall內吃了黎巴嫩午餐,逛了一逛紀伊國屋(Books Kinokuniya)書店。在書店內翻了些和阿拉伯、杜拜相關的書籍 ,學到的阿拉伯相關知識比逛兩天杜拜還多。最後買了本書A History of the Arab Peoples ,希望將來在空閒之餘能藉此書了解阿拉伯民族的歷史。

在離開杜拜前,我們造訪的最後一個景點是鼎鼎大名的棕櫚島(The Palm Island)。 棕櫚島是很大的人造島嶼,主要由荷蘭和比利時的建商主導建造。目前棕櫚島和杜拜的主要捷運並沒有接駁連結,所以我 們是搭計程車前往的。島上有單軌捷運(Monorail)可往返幾個主要據點,車資來回票單人是25 AED;但我們去的當時只有起點和 終點站有開通,其他站並不停,搭的人也不多。一路上只見島上多處仍在進行大型工程,有些區是已經完成,並有居民入住。 大部分建築是住宅區(豪宅)和豪華飯店,但都沒有美感。到終點站大約不到十分鐘的車程,但一路上真的是乏善可乘,海景也不賞心悅目。 這是單軌捷運車廂內部,和從終點站望回杜拜城區的照片

離開棕櫚島後又回Dubai Mall吃了晚餐,並在機場住了幾個小時的機場旅館,然後就搭機飛回台北結束了第一次的阿拉伯之旅。

結語:

在杜拜兩天的停留完全聽不到阿拉伯語,外來工作移民極多,大部分是南亞人;而Wikipedia上 人口結構的資訊也印證了我的觀察。就我觀察,這城市還處於硬體建設階段,需要大量廉價勞力,所以給了印度、巴基斯坦等外來移民提供了許多 工作機會。U.A.E.好幾個城市都在幾十年前發現石油,並靠石油生產賺勁大筆鈔票,包括杜拜在內。因為產油國的政府坐擁大筆財富,在杜拜的工 作者是不需要繳所得稅的,但如果要在那經營企業,必須一定要與大公國國民合夥,且該大公國合夥人擁有企業真正的決策權。所以一個有趣的現象 就是幾乎很少看到大公國國民(通常是阿拉伯人)在工作的,各商店和機構裡的員工都是外國人,包括捷運和機場的服務人員等;但是產業的稽查人員, 海關等就是阿拉伯國民在做的了。杜拜除了靠石油支撐經濟外,也正積極發展觀光和金融業。所以我預估十年後應該會變成以白領工作移民為主的外來 人口支撐觀光、金融服務人才的缺口。

從旅遊的角度來看,杜拜並不吸引人。許多著名景點,其實是廣告行銷做得好,但實際內涵極度匱乏,讓人有『一見不如百聞』的遺憾。硬體建設 規模浩大,但卻缺乏軟體和人文的配合,讓我們在沙漠裡感受到城市的冷漠。城市是忙碌且沒有耐性的(當然遊客除外),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是緊張 和缺乏信任的 - 南亞人民把他們國家的生活習慣和在夾縫中討生活的態度也一併帶來杜拜。一個阿拉伯城市但並沒留下太多阿拉伯的痕跡,我甚至連 阿拉伯餐廳都沒看到。如果讓我再去一次U.A.E,我想我只會選擇Desert Safari和參觀清真寺。這次停留時間過於短促,這兩件事都沒機會體驗。

後記:

回到荷蘭後,我們在網路上看了一部電影:Lawrence of Arabia。剛好呼應了這次阿拉伯的經驗 ,也同時對一戰時期阿拉伯半島的歷史有了基本的了解。推薦給對阿拉伯近代國家形成有興趣的人。